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选夫记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终章

第一百九十五章 终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百九十五章终章

    苏凌安静地在永寿宫里住了下来,穆乐山从来没有来看过,楚寒风也没有来,陪在苏凌身边的只有亦冬,还有欧阳紫山,只是欧阳紫山却总是躲着苏凌,能不见就尽量不见。

    不过虽然穆乐山和楚寒风都不来,每日里却不停地派人送东西过来。

    永寿宫里的宫女太监们一开始虽然看到大殿下一直没到这宫里来,便有些看轻了苏凌,可是接下来便看到每天都有送东西过来,而且全都是贵重之物,这才一个一个地打起精神加倍用心地伺候着这位夫人。

    可是苏凌整日里安安静静的,不多说话,也没有那么多事,宫里的人们再殷勤,也找不到什么事情可以在夫人面前表现的,只有那个夫人身边一直带着的亦冬姑娘,才能近的了夫人的身边,眼气之余,只能无事的时候凑在一起闲聊打发时间。

    苏凌心平静气的每天照常散步,跟肚子里越来越大的孩子说话,其余的人竟是理都不理。

    苏凌在等,等他们愿意跟自己说实话的那一天。

    七七四十九天,先皇的丧事整整操办了七七四十九天,苏凌的肚子也已经八个多月了,行动越来越不方便,可是苏凌仍然坚持每天散步,而且走的越来越多。

    听宫女们的闲聊,苏凌知道了等到先皇的丧事已毕,穆乐山便要举行登基仪式,继承皇位了。苏凌难得地抿了嘴笑了笑,登基之前,他一定会来的。

    果然,一天夜里,苏凌已经快要睡下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喧哗,紧接着就听见宫女跟亦冬说话的声音。

    苏凌躺在床上静静地听着。似乎是有人来了。

    “夫人。大殿下来了。请您去见他呢!”亦冬匆匆忙忙地走进来。就要服侍苏凌穿衣梳头。

    苏凌冷笑了一下。现在竟然还会讲这样地礼节了。当初将自己从被窝里掳走。当着只穿中衣地自己地面跟自己说话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这次竟然没有直接闯进来。还真是进步了呢!

    苏凌安静顺从地在亦冬地服侍下穿好了衣服。梳好了头。才走出寝殿。外面。穆乐山严肃地坐在正位上。堂下站着一干宫女太监。好大地排场。

    苏凌径直走过去。没有行礼。也没有说话。坐在穆乐山地下首。欧阳紫山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不声不响地站在苏凌身后。

    从苏凌出现。穆乐山就一直盯着苏凌看。直到苏凌坐在自己身边。叹了口气。挥挥手。让那些宫女太监们全都退了下去。一时间殿内变地空旷了许多。

    “有什么话,就说吧。”苏凌淡淡地开口,似乎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苏凌……你……”穆乐山见到苏凌这个样子,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跟她说。

    “没什么好顾虑的,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好了。”

    穆乐山皱了皱眉,偷偷瞄了欧阳紫山一眼,正要开口说话,门外却又走进来一人,却是楚寒风。

    楚寒风的脸上没有了一贯的笑容,而是紧张地望着苏凌,然后又探寻似地看了眼穆乐山,见穆乐山微微摇头,不由也叹了口气,在一旁坐了下来。

    “正好,该来的人都来齐了,是不是应该说些什么了?”苏凌的心里一直有着怨恨,那个已经呼之欲出的真相竟然让他们隐瞒了自己那么久!回头恶狠狠地看了眼欧阳紫山,还有他,也一直在帮着他们瞒自己!这三个人,全都不可原谅!

    “那个……妹妹,想必你心里也能猜到了,那个妹夫他……”楚寒风率先开口,可是说了一半,却说不下去,看着苏凌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冰冷,楚寒风似乎真的被冰冻到一样,闭了嘴,低了头。

    “苏凌,你要想开,我们都不希望看到发生这样地事情,可是……可是……”穆乐山也说不出来,在他的内心里,其实也不希望这是真的,更不愿意由自己的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来。

    “欧阳,你说!不许再骗我!”苏凌没有回头,语气中的冰冷却让这三个大男人直打冷战。

    “是,穆乐白他死了,当初你让我去找他,让他给你带信的时候,就已经被那个疯女人给藏了起来,我们没办法,才找人模仿了他地笔迹来骗你的,希望你不要过分忧心,影响身体。城破之前我们一直在找他,可是一直没找到,城破之后仍然找不到,不过据知情的人讲,他已经被那个疯女人给灌了毒药,没了!”

    “尸体呢!”苏凌仍然冷冷的问,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我们派人将宫里翻了个遍,也没找到,据说早就偷偷运出宫去不知道埋在哪了。”这次说话的是穆乐山。

    沉默,死寂一样的沉默,四个人,谁都不说话,苏凌不开口,他们也都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

    良久,楚寒风才小心翼翼地望着苏凌说道:“凌儿,若是难过,就哭出来好了,你这样憋着,不止伤身,还伤害肚子里的孩子,你要为孩子想啊!”

    苏凌抬起头来,灿然对着楚寒风一笑说道:“大哥,不用为我担心,慕云他还活着呢,既然没找到尸体,就不能断定他是死了的。我会好好地,好好的等他回来,等他回来看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就要出生了,他一定会回来看我们的孩子的。”

    苏凌说完,便站起身来,往寝殿走去,脸上还带着笑容。

    剩下的三个人面面相觑,他们最担心地事情,还是发生了,苏凌现在明显的就是不接受显示,搞不好,会疯的!

    苏凌走了几步,却猛然站住,转身,看着穆乐山说道:“你做

    我没意见,虽然我也不希望慕云做皇帝,不过你应了之后再做!还有,给我准备最好的大夫和稳婆,我不要我的孩子出生地时候有任何的危险!”说完,头也会地走了。

    穆乐山苦笑一下,跟着站起来,来到苏凌地寝殿门口,冲着里面说道:“你放心,一天没找到二弟,我一天不登基做皇帝,若是二弟真的活着回来,若是他想做皇帝,我也会让给他,只要……只要你……好好地,保重自己!”

    寝殿里悄无声息,不知道苏凌有没有听到。穆乐山等了一会,里面仍然没有一点动静,颓然地看了看还在坐着的楚寒风和站在那里地欧阳紫山,长长地叹了口气,走了出去。

    穆乐山果然信守了自己地承诺,登基的事情竟然一拖再拖。听说朝堂之上大臣们纷纷请奏让大殿下早日登基,可是穆乐山却坚持要找到二殿下,以全兄弟情义。

    苏凌听到这样的消息,心里冷冷的笑着。其实谁做皇帝,她都不在乎,只是因为那几个人全都合起伙来骗自己,这件事情让苏凌对他们产生了怨恨,或者说是将对穆乐白的思念转化成了对他们的恨意,这样,至少能够让苏凌好过一些。

    其实当苏凌看到那封信的时候,就已经产生了怀,那封信上的字迹,虽然模仿的惟妙惟肖,可是内中的语气,却露了马脚。两个人只见相处时地那种亲密,信中虽然尽量模仿,却还是让苏凌感觉到不对劲。拿着那封信,苏凌想了整整一夜,很心痛,真的很心痛。虽然知道或者是穆乐白他受了伤,或者出了什么意外,而他们为了照顾自己的情绪而另外找人代笔,可是万一真的是梦中的那样呢?

    苏凌知道他们骗自己也是出于好意,再想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苏凌才强打精神,装着一无所觉的样子艰难度日。可是城楼上楚寒风或许是无心地才在那个时候问出了那样的话,只那一句,苏凌便全都明白了,穆乐白是被连贵妃给囚禁了,跟自己一样,可是他却没有自己这样好的运气,自己因为楚寒风的关系还能留下一条命,可是他……想必凶多吉少了!

    刹那间苏凌的怨恨便充盈了肺腑,苏凌恨他们,楚寒风,穆乐山,还有欧阳紫山!苏凌恨他们为什么不告诉自己真相,为什么要瞒着自己,自己是他的妻子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竟然瞒着自己,是为了什么?苏凌宁愿相信穆乐山是为了皇帝的宝座才眼看着让连贵妃抓走了穆乐白,苏凌也宁愿相信楚寒风是因为爱慕自己而不得而乐于见到穆乐白去死!还有欧阳紫山,他早就想跟自己远走他乡,穆乐白于他更是障碍!所以,所以他们合起伙来眼看着穆乐白丧命而无动于衷,还瞒着自己!

    苏凌每天任由满腔的怒火将自己地心燃烧,虽然面上平静,可是心里却像是在火上翻滚,备受煎熬!苏凌盼望着有一天,穆乐白能够出现,能够带着那阳光般和煦的笑容出现在自己面前,还给他们狠狠一击,让他们失望,苏凌要让他们看看,自己的慕云,不会死,更不会让他们的奸计得逞!

    这是苏凌唯一的信念,只有这样,苏凌才能够坚持着活下去,为了生死不明的穆乐白,为了腹中就快要出世的孩子,为了狠狠地还他们以颜色,苏凌坚强地活着!

    “慕云……你回来呀……啊……我要你回来……”

    产房里传来苏凌撕心裂肺地喊叫声,让等在外面的三个大男人如坐针毡,苏凌的心痛,他们三个人感同身受,可是却无能为力。

    焦急地等待着产房里的动静,听着苏凌断断续续地叫喊声,那一声比一声惨烈的叫声,听地人一阵阵心酸……

    “慕云~~~~慕云~~~~穆乐山!楚寒风!欧阳紫山!你们害死了我的慕云,我要你们偿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